位置: 主页 > 网上彩票 >

观点投书:是分配游戏还是专业主义?金曲奖以语言分项意义何在?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观点投书:是分配游戏还是专业主义?金曲奖以语言分项意义何在? 观点投书:是分配游戏还是专业主义?金曲奖以语言分项意义何在? 艺人团体草东没有派对夺下‘最佳新人奖’、‘最佳乐团奖’,并以《大风吹》夺下‘最佳年度歌曲’,总计3项大奖。(美联社) 每年三金的得奖名单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但在昨晚落幕的金曲奖上,主持人口中的最大奖则是颁发给了桑布伊的创作专辑-桠干。但回过头来看,你我心目中所想像的最大奖又是什么?今年在过去往往被被认定是压轴的最佳国语专辑奖之后,又新增年度专辑奖,其集结了国语、台语、客语和原住民语的‘最佳专辑奖’入围专辑,再加上草东没有派对的《丑奴儿》以及生祥乐队的《围庄》,共24张专辑入围。此奖一出,不免引起一阵波澜:例如,为何最佳专辑奖的得主会错失最佳原住民语专辑的得奖机会;或是有了评审团奖,为何还需要年度专辑奖?两者之间的差异与意义在哪里?对此,本届金曲奖的评审团主席黄韵玲回应道:‘年度专辑奖是个全新的思考模式,看音乐性以及如何影响一整个精神层面,她个人认为桑布伊的专辑里展现了最大的包容力。’但是这思考模式绝非空前独厚,美国的葛莱美奖就以乐种作为颁奖的分类,而回到金曲奖本身的创立宗旨而言,或许其奖项在象征意义上的肯定仍大于多元文化发展的实质帮助。近年来,或多或少有着质疑为何要以语言(族群)作为分奖依据的声音出现。翁嘉铭也曾评论:‘即便是“原住民族群”,就有这么多种不同的“语言”,对于彼此的音乐也不见得完全了解,以语言分类本身就是荒谬的事情。’事实上,国家级的奖项始终都是一个文化战场,用语言配奖的同时也直指台湾族群文化政策的发展重心,往往是以族群委员会(例如原民会、客委会)并陈的角度出发,例如在早期,金曲奖从第三届开始将演奏专辑独立设奖,并按国语和方言分设奖项,再到2005年第16届金曲奖将流行类演唱专辑奖和新人奖分别按语言划分为国语、台语、客语和原住民语。这些奖项的配置好比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彷彿每个族群都有分配到奖项,就能展现我们对于多元文化的重视。但伴随着时代的演进,值得去反思的是:‘我们对于音乐与文化连结的想像是什么?’很快地,我们习以为常的‘国’语在定义上,将因应着国家语言发展法的设置,而调整为指本国族群或地方使用之自然语言及手语。换言之,无论是华语、台语、原住民语、客家语或甚至是东南亚族群所使用的语言,未来都会是音乐创作中的一部份。参酌语言类型的奖项分类,所象征的或许是种文化保护主义,然而时至今日,无论是音乐的曲风、编曲,或甚至是演唱的语言,也都可能是交杂而混种的。去年最佳年度歌曲奖的得奖主舒米恩曾提过:‘我觉得文化延续,必须要有一个脉络。建立在这个脉络的基础上,是时间的累积;而所谓的认同,就是因为累积的东西够深厚,像汉文化、原住民文化。一群人自然而然地在范围里面产生一些生命的共同经验之后就会产生脉络。’如果说音乐的本质是对话,那就不应该存在着语言或是性别的藩篱。分门别类的时代或许已经过去,下一步去思考的应该是在做好文化保存的基础上,促进这块岛屿上的不同音调能相互的对话与合鸣。如此一来,不管谁吟唱的是何种语调或音色,那都会是台湾的歌。*作者为国立台湾艺术大学艺术管理与文化政策研究所硕士生
  • 上一篇:当小屁孩大哭时,背后总有很囧的理由
  • 下一篇:没有了
  •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粤ICP备12079242号-1